Chinese - 中文

EFT習慣改變技巧

 

注意:本文假設你已具備運用EFT的知識,新手仍可以從文章中有所學習,但建議索取EFT免費學習手冊 (Free EFT Get Started Package) ,或我們的 EFT書籍 (EFT Books)和參加EFT訓練 (EFT Trainings)以便對使用EFT有更全面的了解。此外,請閱讀我們的EFT資訊 (EFT Info)和免責聲明文件 (Disclaimer Document),有關醫療的狀況也請找醫師諮詢。

 

親愛的 EFT社群:

Esther Patrick是位EFT從業者與整合性的教練-治療師,在她的《EFT 習慣改變技》書中,她解釋為何那麼難以打破習慣的原因,並有詳細運用EFT改變習慣的操作指引。一個極簡單又非常有效的方法可以幫助案主去除不想要的習慣,且佐以Dr. Pat Carrington的選擇方 (Choices Method)加以敲打以達到改變的可能。

-EFTUniverse


Esther Patrick
王韶容    柯青芬
 

我想分享我最近一直在使用的、用以處理習慣問題的一項技,我稱它為習慣改變技,它在策略模式上有些應用到NLP(神經語言程式學)的基礎,我把它加以簡化,以便任何EFT的執業者都可以使用它,即使沒有任何NLP背景的人也行。

習慣可能會非常地難以處理。有些習慣對人有利,但有些則是我們不想要的、無益的。我們的案主、友人、家人,或者連包括我們自己本身也都有過想要改變的習慣。每當在人群面前講話時,一下子臉就紅了,咬著指甲、拖拖拉拉、結結巴巴,或者每次一定以某特定方式做某事。

你還可以想到其他不想要的習慣嗎

做為執業者習慣很難以處理一個思惟模式或行為會變成一種習慣,必須經過許多的時間因此它強而有力根深蒂固,以致於要從最早的原因或引發它的核心事件中移除它通常是很困難的。即使認出核心事件,且用各種方法諸如電影技巧或說故事等加以敲打是有效果,但我們也常發現習慣一經形成則自有其生命。

因此對許多案主而言我們需要的是一種可以即時即地立刻進行工作的方式

習慣改變技術是一種方法它把習慣回歸到案主有意識的控制下,如此一來才有可能做改變,並且才有可能把它分解成一小塊、一小塊的,也才有可能一個、一個的各別進行敲打,對於這點我將會再多加解釋。

人們就是自己問題的專家即使是處理不想要的(無益)習慣也不例外我們做得越多問題的移除就會變得越快也越容易。習慣只是做某事的思惟模式和/或行為的一連串步驟,一個過程。

我們對這一連串的東西操練得又多又熟練,於是變成了專家,不再需要有意識地思考該如何去做它。我們只是下意識(潛意識)地做著,而我們的下意識心(潛意識)工作非常快速,快到負責我們邏輯思考的意識心跟不上它,弄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們的意識心可能可以認出觸發習慣出現的原因是甚麼並且也可認出當習慣出現時,但卻無法把形成習慣的各個小步骤給認出來,因為一切發生太快了。這就是為什麼我的案主們會說「我不清楚是怎麼回事,或為什麼它會變成這樣」,或者說「它完全不受我控制,我跟本做不了主」。

要讓案主改變習慣的話我們必須

--讓下意識心(潛意識)放慢速度如此一來意識才能對行為重新有主導權這會使案主有主控權的感覺

--把習慣切成小片、小片的,可以針對它們各別地加以敲打。這樣可以讓你和案主看清楚整個進展是怎麽回事。把某些事有條理的組織起來,會讓原先感覺亂成一團的案主們覺得放心。

--聚焦於可以改變習慣的機會,讓案主可以做出抉擇、新的覺察和對習慣的自主權。

我們要怎麼做才好呢

習慣改變技術

1. 向案主說你對於某事(習慣)真行啊我想請你教我如何做你是怎麼做到的啊?」

記住,案主是自身問題的專家,要他們來教你如何可以有那樣的習慣行為,是一個減慢他們潛意識的好方法,因為這讓他們從專家模式跳到初學者模式。不論他們多麼熟練於自己的習慣,但他們卻不曾教過人如何來形成這個習慣,機會就在這裡!

你會發現大部份的案主們會停在這個問題上且回說我不知道耶!」不管!你已經做到讓他們的潛意識慢了下來的第一步,並且讓意識心有趕上來和參與的機會了。直接進入第二步,利用一些特定的問題來克服「我不知道」。

2. 開始-執行-停止」對目前不想要的習慣加以敲打

跟隨三步驟的敲打法我用的是手刀處穴位點,是從UA點到 CB點的快速敲打。以下我用相當標準的預備句和提示語做範例,但你可以有創意地活用它們,發揮你的直覺,選用你認為適合案主者。

開始

確認習慣的來龍去脈和啟動它的原因

你何時會做()?在何處會做?當你做它時,誰與你在一起?你怎麼知道是做它的時候了?甚麼事是啟動它的原因?」

在每一個出現的問題上敲打一回合

預備句:即使講師直視著我,且我也知道他要在眾人面前問我問題.

提示語:「他直視我眼將要提問

執行

確認形成習慣的步驟順序(思惟和行為)

「然後你做了甚麼?之後又怎麼做?再往後呢?」

對每個形成習慣的思惟和行動都進行一回合的敲打,盡可能的越具體越好。具體會帶來極好的效果,尤其是對這個技術而言。

請記得是案主在做這個習慣而不是這個習慣突然找上他們

所以不是「即使我的臉頰變紅了.」而是「即使我臉頰中間開始變紅了,且從那裡散開來,停在我的顴骨處

這是一個具體陳述的例子這麼做可以使案主對所發生的事處於掌控與負責的位置

停止

在習慣終了時認清楚他們的想法和感受,例如也許是羞愧、或罪惡感,或愉快、或安全感等。

在每一個出現的想法或感受上都進行一回合的敲打

預備句:「當我的臉紅消退時,即使我的緊張消失了.

提示語:「緊張消失..

3. 使用Pat Carrington博士的選擇法來進行敲打以尋找改變的可能

既然案主已清除掉大部份的負面情緒和不想要的習慣的力道,要案主再一次複述習慣的開始、執行和停止。任何可做不同選擇的機會出現時,就在選擇上進行敲打:

--他們現在做甚麼呢

--他們會代以什麼不同的選擇呢

預備句「雖然我做了〔舊有的思惟或行為)〕,我選擇要〔新思惟或行為〕」
提示語〔舊有的思惟或行為〕一回合

提示語〔新的思惟或行為〕一回合

提示語〔舊有的思惟或行為〕〔新的思惟或行為〕一回合交替著

認清每一個改變的機會,在每個機會上重覆操作習慣的開始執行和停止的步驟

4. 測試案主的新習慣和找出必需更多工作量的面向

「是哪裡出錯呢?如果[x]無效的話會怎樣?你要如何處理它呢?怎樣才能使事情回到常軌?」

這是習慣改變技巧很重要的部份---提出一些挑戰性的問題以測試新的想法和行為,我們要確保工作確實完成了,當有必要時可以多選用些預備句和提示語,在其上進行敲打,以便處理任何浮現出來的面向。

注意:在會談中任何時候出現核心問題或事件時,可以用例如說故事技巧或電影技巧去處理,然後還要回到習慣改變技巧上,在習慣的主題上繼續工作,這麼做可以使習慣鬆動也可以有助於改變的可能。

根據我的經驗,習慣改變技術的首次會談大約需要安排1.5 - 2小時。在會談終了時案主會有恰當的新思惟和行為取代原先不要的習慣。他們同時也會感謝第四步驟的測試,當他們開始練習現實生活中新的生活方式時,對於任何潛在的挫折會有可以去處理它的信心。

當他們這麼做時任何出現的議題或新的面向都可以在接下來的會談中使用良好的EFT技巧和工具來處理

這個技巧有許多可能的變通法

--訓練有素的NLP執業者可以用邏輯面來對習慣進行敲打

--你可以在案主整個開始執行停止的完整過程中持續地進行敲打

--可以嘗試使用不同的敲打點或者更具創造性的預備句

--不論你如何嘗試請記得默契和幽默感是改變的有力元素 

習慣是條鋼索我們每天給它編織一條絲線最終我們無法打斷它

(Horace Mann) 

 


原文出處: The EFT Habit Change Technique

http://www.eftuniverse.com/refinements-to-eft/the-habit-change-technique

{jcomments on}

 

一個拔毛症的棘手案例

 

注意:本文假設你已具備運用EFT的知識,新手仍可以從文章中有所學習,但建議索取EFT免費學習手冊 (Free EFT Get Started Package) ,或我們的 EFT書籍 (EFT Books)和參加EFT訓練 (EFT Trainings)以便對使用EFT有更全面的了解。此外,請閱讀我們的EFT資訊 (EFT Info)和免責聲明文件 (Disclaimer Document),有關醫療的狀況也請諮詢醫師。

 

親愛的讀者們:

Nancy Linnerooth (已授認証EFT從業者)寫道:「我想你的讀者們可能會對我近來以EFT解決的一個不尋常案例有興趣-拔毛症,希望我和我案主所做的可提供給有同樣問題的人一些想法及做法。

-Will M.


Nancy Linnerooth
王韶蓉   柯青芬
 

我想你的讀者們可能會對我近來以EFT解決的一個不尋常案例有興趣-拔毛症(trichotillomania)。希望我和我案主所做的可提供給有同樣問題的人一些想法及做法。

我想當潔西卡來找我時她生活裡一定發生許多事情,她的丈夫擔心可能會被裁員,大女兒參加太多的聚會,十來歲的兒子違反法紀,喔!還有潔西本人從十幾歲開始就每天會去拉扯頭髮。

我們無可選擇地直接就嘗試去處理她的拉扯頭髮或說是拔毛症,我們從她國中時期最難受的記憶開始敲打,大約那時她開始拔頭髮。雖然她很快就放掉了那份記憶的情緒,但對她的拔毛症卻無效。

由於當她受到壓力時拔毛的情況會更糟,我便加入一些家庭治療來讓家庭的事情和緩下來,我也教導潔西在白天時如何利用EFT來自我解除壓力,雖然她回報壓力有減輕,但拔毛的情況照舊。

有一天潔西帶著十分厭惡自己的心情來會談,過去的一周裡儘管她十分努力地要控制住自己,但她拔毛髮的數量遠超過平常。潔西對我夠信任,還願意用EFT來追蹤拔毛髮的行為,對我們而言這是很好的,因為在這次的會談中走進不少死胡同。我們對她所有的情緒(厭惡、罪惡感、憤怒、挫敗、悲傷)進行敲打,啥都沒發生,我們也對談話中出現的不同生理症狀進行敲打,還是照樣,我們也尋求從開始拔毛之前那年其他的記憶下手,但還是一樣沒效。

最後我們從事情表象敲打,預備句「即使我需要把我頭髮拔除,我還是深深地、全然地接受我自己」及提示語「我需要拔除我的頭髮」,進行幾回合後潔西帶著困惑的眼神跟我說:「我突然出現這些字眼『如果妳不漂亮就不會被強暴』」,她很困惑,因為她從來不曾受到強暴的威脅,身邊也不曾有人被強暴過。這個「聲音」聽起來不像任何她認識的人,它似乎只是一個不知打哪蹦出來的念頭。

我要潔西在這個如果我漂亮就會被強暴的情緒信念上進行VOC的評估,對她而言這是百分百的真實,即使理性上她知道這並非事實。在這個信念上進行一回合的敲打後,潔西開始哭泣,再兩回合後不哭了,她不再覺得這個敘述是真實的。然後我們再敲打她這些年沒原因拉扯頭髮的悲傷,之後潔西就沒事了。

下個星期潔西一來會談就說:我腦子裡的瘋狂已經不見了」,即使過了一星期她還是對這樣的變化覺得不可思議。

我很希望自己可以說從那之後她就不再拉扯頭髮了,但我不能。只要受到壓力她還是會再拉扯,但現在它更像是一個她想學著去改掉的老習慣。白天裡當她有不順心的時候就設法讓雙手忙碌,當然她還是會在壓力源上進行敲打。我們正試著要她記得進行敲打以取代舊有用拉扯頭髮做為解壓的方法。

我們還是沒找到她最早的情緒信念是怎麼產生的但顯然地我們不需知道,只要在這個情緒信念上直接進行敲打就夠了。我甚至懷疑每一個為拔毛症所苦的人都有這樣的信念,或許在對拔除毛髮進行敲打時所出現的類似念頭都值得我們探索。 

Nancy Linnerooth

Nancy Linnerooth不在西雅圖以婚姻與家庭治療師執業時,她幫助人們去除在職業生涯的內心阻礙以獲得工作機會、昇遷,達到想要的成功與蓬勃的發展,她是已獲授證的EFT從業者,她可以用Skype和電話進行教練會談,如有需要隨時可以打206.459.1589email This email address is being protected from spambots. You nee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it.和她聯絡

 


原文出處: A tricky Case of Trichotillomania

http://www.eftuniverse.com/cases/a-tricky-case-of-trichotillomania

 

{jcomments on}

 

 

subpage list

Using EFT for

SEARCH 5,000+ ARTICLES

Find Us On....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YouTube EFT

In The News

ow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