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xml sitemap generator

Chinese - 中文

運用EFT於頭痛也解決酒癮症問題

注意:此處所提出的見解不可與醫療諮詢混為一談,請就教於你的醫師,採取適當的治療,把EFT當作是種健康的輔助法,本網站無意取代任何醫療諮詢或診斷與治療任何特定的個人。

親愛的EFT社群

在這篇文章中治療師和EFT從業者Mair Llewellyn-Edwards 談論如何運用EFT於某案主的輕微頭痛上,結果是也解決了其酒癮的問題

-Stephanie M


Mair Llewellyn-Edwards

王韶蓉    柯青芬

 

大約一年前凱西來到我們在南約克夏郡的診所,這是她對抗酒癮症的最後決招,那時她只求能勉強維持住做為兩個孩子的母親身份。在來找我的兩個月前,她一直在服用戒酒藥物幫她戒除酒癮,但所有的問題和對酒精的熱切渴望一如往昔,甚至於快把她逼瘋了,使得她情緒反覆無常。她根本無法從焦慮中平靜下來。

第一次的會談我就向她介紹EFT 是一種情緒針炙但不需用到針。因為之前凱西就發現針炙療法是管用的,所以她能接受這個說法。但當我們開始後,卻面臨一片空白。凱西無法與她的壓力渴望甚至她的低自尊有任何情緒強度的連結。我試了許多方法但都無效,我試著在「即使我常被情緒淹沒,但我卻無法和這些情緒有所連結」的議題上敲打,但就是覺得卡住了。

這次會談結束前我決定教凱西一個基本的處方利用她說的輕微頭痛。當我們標明問題的強度時 (0代表沒有頭痛,而10代表痛極了) ,她說頭痛的強度約在23,所以這就不是一個可運用的理想問題 (當我們運用EFT時,較高的情緒強度可以提供較明顯的改變)

過程中經過兩回合的敲打,凱西說她的心裡感覺清楚了些,而頭痛的情形也不一樣了。第三回合時,我們結合“儘管我仍然有一些輕微頭疼的感覺,但我的心感覺清楚了些,而且我完全尊重自己。”我們使用的提示語是“輕微頭痛的感覺。”這個階段提示語一開始時是帶著幾分困惑的語調,但當敲打往下來到臉面時,它變成「我不知道我的腦袋是怎麼變清晰的」。為了看她進行效果如何,敲打下巴的穴點時我們暫時停了下來,凱西笑了,而當我倆都笑開來時,我們都知道事情已經過去了。

凱西回家後在下週同時段的會診時間之前,她在每件事情上都使用EFT

凱西的第二次會談收獲豐富她在每件事每個人身上都使用EFT她說一直不知道自己原來承受了那麼大的壓力同時還發現每次敲打時都可以助她把焦慮降成冷靜有信心。這份領悟讓她洞察到原來過去她是以酒精來掩飾焦慮,也解釋了為甚麼在忙亂的一天結束後,開車回家途中她會喝酒。

在一整天的忙碌與回家途中運用EFT可以讓她把累積的壓力源釋放掉,EFT使她有信心去面對之前所害怕面對的狀況。身為校長的她也找到一些機會把EFT介紹給同事以作減壓工具,他們這個團體已經拜訪過 EFT網站,同時也在那兒讀了許多案例。

做為一名治療師我從其中學到的經驗是深刻的,這麼多年來,我和許多以傳統方法處理上癮症的人一起工作的經驗是這些傳統方法經常既費時又費力,相較之下EFT有它自己的能量/精神因子在其中,而這份渴望與人分享的能量讓療癒更加有效。

以我的邏輯科學的腦袋來看,作為一個治療師,我很可能認為只處理如頭痛之類的簡單問題,是無法解決更深層的問題的。「Getting out of the way」常在話語中被提及,我真的相信當我們不以自我認定的方式介入時即可能讓療癒發生,那樣一來,療癒只是透過我們發生,而不是因為我們而發生。


原文出處: Using EFT for a headache provides aid to alcohol recovery

http://www.eftuniverse.com/addictions/using-eft-for-a-headache-leads-to-recovery-in-alcohol-addiction

 

 

subpage list

Using EFT for

SEARCH 5,000+ ARTICLES

Find Us On....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YouTube EFT

In The News

noetic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