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xml sitemap generator

Chinese - 中文

EFT兩次會談解決地震所致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親愛的EFT社群,

Karen Degen是在紐西蘭基督城的EFT執業者和專業講師,也是一位健康、幸福和成功的教練, 她分享如何以EFT 減緩許多人因經歷一連串強烈地震後所被引發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Stephanie M 


英文原文由Karen Degen, EFT INT-1提供

王韶容譯   柯青芬校閱

        在紐西蘭基督城20109月我們經歷了一連串極具破壞性的地震許多人因此而有了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尤其是20112月那個地震大多數的城市都被摧毀了。

        那些在當天身在城裡的人們,由於經歷了建築物的倒塌、死亡與周遭到處看得到的摧毀,他們是被影響最嚴重的一群人。

        (Lee)就是其中一位,她在事發一年多後的20126月來找我。當時她感到很焦慮、不快樂,並深受偏頭痛之苦。

        任何時候只要有大聲響或電話鈴響起,她就會驚聲尖叫。

        雖然一起工作的同仁們可以體諒,因為他們也經歷過同樣的事件,但這個情形對每個人而言仍很難去處理。

        因為許多人在地震時和地震後都驚聲尖叫,因此她時常性這麼大聲尖叫,對同事們來說吾寧是經驗二度創傷。

        雖然,李也接受了政府提供給基督城全體市民地震後的免費諮商,但對她並不管用。

        在我們第一次EFT會談中,主要是用電影技巧(Movie Technique)來處理眼睛所看到的摧毀破壞、人體的支離破碎與垂死掙扎的恐怖記憶,也分別針對罪惡感、恐懼、和強烈搖晃的震驚感等面向(aspects)加以敲打。

        在第二次EFT會談時,李回報說她在上次的會談後,只尖叫過兩回,並且感覺好多了。我們再針對感受到腳下的地表移動與不知所措的恐懼做了更多的敲打。

        到目前為此,經由測試的結果,顯示她的創傷已經消失。

        之後,我們又有幾次的會談,處理了可能影響她快樂的其它事情,幾個月後,我收到一封她寫來的溫馨電郵:

        希望你一切都好!幾個星期以來我一直想給你寫封e-mail並且讓你知道我的消息。我現在已經懷孕23週了!第一次做試管嬰兒就奏效,真是令人難以置信啊。我們已經知道肚子裡的孩子是女孩, 我好興奮4個月後就可以和她見面。

        真的很感謝你,當我回顧去年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那段日子,我是如此的不快樂,我知道當時我的身與心都無法負擔一個新生命的到來,同時也知道有些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人們需要很多年才有可能痊癒(如果他們可以痊癒的話!),而我居然在和你兩次會談後就回歸常軌!我知道如果沒有你和EFT,我是不可能在17週後會有個小寶貝即將誕生的,非常謝謝你的幫忙!


 

原文出處:  EFT Resolves Earthquake PTSD in 2 Sessions

http://www.eftuniverse.com/trauma-and-abuse/eft-resolves-earthquake-ptsd-in-2-sessions

 

 

運用EFT清除治療師的終身創傷

注意:本文假設你已具備運用EFT的知識,新手仍可以從文章中有所學習,但建議索取EFT免費學習手冊 (Free EFT Get Started Package) ,或我們的 EFT書籍 (EFT Books)和參加EFT訓練 (EFT Trainings)以便對使用EFT有更全面的了解。此外,請閱讀我們的EFT資訊 (EFT Info)和免責聲明文件 (Disclaimer Document),有關醫療的狀況也請找醫師諮詢。

親愛的EFT社群,

在這裡, EFT從業者Sherrie Rice Smith介紹了如何使用EFT來幫助一位同事疏通不安的情緒,那是在一次他們倆均出席的會議中爆發的。這名同事是治療師,她對EFT如何清除一個纏擾終生的問題印象深刻,當時正是她要取得認證的階段,以便未來可以運用EFT於案主。

-Stephanie M


Sherrie Rice Smith  (護士  EFT專家)

王韶蓉 譯 

同步性常是情緒自由技巧(EFT)中很重要的一個部份,我們對自己個人的情緒議題處理得越多,似乎就越有機會去處理與同理在生活中和我們有類似問題的人們。

典型的例子是我最近碰到的凱西,她之前從未聽說過EFT,更別說是去用它了。

在最近的一次專業會議,我們幾個人,包括凱西和我在內,一起享用著餐點。我知道同桌沒有一個女人是我認識的,但我慣常地打開話匣子,詢問每一位在座人士對於這個社團有哪些參與。最後,有人問我是做什麼的。當然啦,我就把我最好的EFT定義引介出來,這個定義我曾多次提過。

所有女生都禮貌地聽著,只有一對夫婦問了幾個簡短的問題,然後這頓飯就結束了。第二天我偶然「碰」到凱西。她問我打算參加哪個分組會談,因為她下不了決定。我就告訴她我所想加入的。當天晚些時候,我們就相鄰地坐在這個組會上了。

這次會談長度超過一個小時。會談中途有些地方我可以看到凱西變得越來越激動,顯然地,正在討論的情緒議題觸發了她內在的某些東西。她數度傾身向我問些簡短的問題。我跟她說,我有些東西也許對她會有所幫助。最後一次傾身時,凱西說道“我們必須談談。”

當我們離開了會談,凱西跟我說:“我快要吐了。”她如是說了幾次。我問她到底會談進行中她被觸動了甚麼,她說不知道,就是想吐。這時已是晚飯時間,而我也餓了,於是我問她,“你想吃點東西,還是想敲打?”我知道敲打是最好的選擇,而凱西也做了明智的抉擇。於是我們開始進行敲打。

我們找到一個可以進行敲打工作的安靜處。現在,請記住,直到大約8個小時前凱西從來也沒有聽說過EFT,更不用說是利用敲打來解決她生活中的問題。她是名專業輔導員。

我給她的指令是我所做過之中最快速的,然後我們開始進行敲打。我的指令要她告訴我所有來到她腦海中的事情,不論那些事看起來有多麼關係薄弱、不確定或者甚至是一點關係也沒有。我想要聽聽她潛意識裡的東西,我問她此時有何情緒感受,但凱西無法指認出來,只除了「我快要吐了」。

我從她的胃部感覺開始,她用各種說法來描述這份感覺,但我是名護士,喜歡盡可能的以圖表來說明。我們敲打了數分鐘,直到她在椅子上不再扭來扭去,因為我不確定她是否還會拐彎抹角的說些甚麼。當時我們是坐在外面進行敲打。

我要她安靜地敲打幾分鐘,並且去問潛意識到底她的胃是怎麼回事-到底它要告訴她些啥。不到30秒凱西就說了,從她四歲開始就有兩個事件,「但我已經解決其中的一件」她這麼告訴我「好吧!那你就決定看看,到底要做哪一件?」我說。

「我被幾個十來歲的男孩困在樹林裡」凱西回答。「喔!這下可好!」我想,「我居然要打開一個被性侵婦女的黑盒子,而她對EFT毫無所知」。

在她開始述說之前,她有說並不確定是否真的有「甚麼事」發生在那座林子裡,因為她一直想不起來那個部份,我問她是否願意重回林中,因為這麼做的話有可能助她找到答案。「好!我願意」她回答。

由於對EFT到底是如何運作完全沒概念,凱西於是迫不急待。不需我太多的提示她就開始描述事件有關的細節,我要求她回到原地,並且找一個事件開始之前的中立點。她照做了。

「我媽在電話裡哭了,而我不知到底出了甚麼錯」她告訴我「下一刻我只記得我在林子裡被三個14歲大的男孩抓住」。她說焦慮開始出現時,胃部的作嘔感升到上胸部。「我可以聞到火車的柴油味,也可以聞到松樹的味道」我問她當時她在做甚麼,「我努力的以『之』字行退往後方,想要擺脫他們,但他們抓住我了」她回答,凱西陷入明顯的痛苦中,所以我們敲打了幾分鐘,讓強度為10的情緒主觀評估(SUD)分數降下來。

之後我們在「『之』字行退向後方」上敲打了幾分鐘,我再一次的問她有關見與聞的細節,她說「柴油味和松樹味消失了」,我當下即知這個議題已經通過了。我再要她描述那些男孩,「我看不見他們的臉,但他們有褐色的頭髮,穿著長褲、短袖襯衫」我們繼續在她所經歷的的身體感官覺受上敲打,但凱西還是無法告訴我這個事件帶給她的任何情緒上的感受。她仍然在座椅上扭動與跳動著,所以我知道她的腦海中存有這個事件的鮮明圖象。

我身上沒帶錶,不過大約經過十五分鐘左右,凱西的眼睛突然睜得大大的,直視著我的眼睛,笑開嘴的說道「我擺脫了」,為了確定她說的意思我再問了她一次,「是的,真的沒事了,我擺脫了」,「你現在覺得如何?」我問她「好極了!」她的回答。

「真是無法置信呢!我此生一直都背著這件事,但現在居然是甚麼也沒發生。我從來不知道!有生之年居然天天都在想著它。」她這麼告訴我。

緊接著她馬上跳入第二件她所說的「已解決了」的事件,它馬上抓住她的注意力。

我問她「你要不要也對這件事進行敲打?還是你想和其他人一起吃晚餐呢?」,「我不想吃晚餐,我想也對它進行敲打」她這麼回答我。

我們開始接下來的記憶。

我將為你們做個總結,正如你所看到的,這些記憶是有相關性的。另一個發生在凱西四歲時的事件,一個她不認識的人被車撞了,警察用白漆在地上勾勒出人形,而不是用粉筆。白漆可真是持久呢!凱西記得自己每天都問媽媽為什麼那個小男孩不起身離開路面。請記住,四歲的孩子們看待訊息的方式是大不同於成年人的,他們的腦波狀態是δ波和α波,他們只會不斷的吸收訊息,而無法把事件的片段拼湊在一塊兒。

凱西的媽媽只會對她說「小心點!」對一個四歲的孩子來說,小心到底意味著甚麼嘛!

我們對白漆敲打,還有她媽媽的話,以及她胸膛上的壓力。我突然靈光一現,問她「媽媽在哪裡呢?」凱西就像掉到蜜罐裡的蜜蜂般被黏住了。

我們又敲打了大約十分鐘左右,如同她的第一個記憶,凱西睜大著眼睛看著我,說道「我好了,現在覺得好多了,我們可以去吃飯了,我知道是怎麼回事,打從我祖母失去一個十二歲的孩子後,我們的生活就被弄糟了」

第二天早上我又再碰到凱西,她跟我打招呼,說了以下的話,讓我有了笑容「今天早上醒來時想到你,然後我開始哭泣。我進去淋浴間一面敲打一面哭,我現在已經知道是怎麼回事了,所有碎片全拼湊起來了。我媽在哪裡呢?當那三個男孩把我逼到林子裡的角落時,我媽到底人在哪?我現在全看清楚了,真是感謝你!我會和你保持連絡的,我一定要取得資格證書,把EFT運用到我案主身上,我從未見過這麼神奇的事!」

凱西隨後即與我聯絡有關EFT全球認証的資訊,同時我們也開始辦理讓她可以在對案主的心理咨商中運用EFT的資格。之後在電話裡她告訴我回家後向她的大女兒提到EFT的經驗,她女兒早就知道EFT,一位當地的治療師大約在三年前已運用它來處理她的強迫症。附帶一提,她的強迫症現在也已經完全消失了。

凱西超級興奮的,而我也是。又有一人投向了EFT,又一個專業治療師經由親身經歷見識到EFT的功效。我知道她有這樣的轉變是因為稍後她寄來的電子郵件上說,「我簡直無法置信,看著那兩件往事,不論哪一件居然都不再使我有任何的情緒反應,這可真是改變了我的生活,或許對妳而言這沒甚麼大不了,但對我來說可真是大大的不得了呢!」

這對我而言還真是一個報酬豐厚的經驗呢!對某個人敲打花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然後發現這人的生命自此完全改觀了、變好了,這是多麼好的報酬率啊!

Sherrie Rice Smith, RN (Ret.), EFT-專家

http://eftforchristians.com


原文出處: EFT Resolves a Therapist’s Lifelong Trauma

http://cdn.eftuniverse.com/trauma-and-abuse/eft-resolves-a-therapists-lifelong-trauma

 

subpage list

Using EFT for

SEARCH 5,000+ ARTICLES

Find Us On....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YouTube EFT

In The News

channel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