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 中文

EFT處理飛行恐懼

 

親愛的EFT社群:

 

飛行恐懼就像其他的恐懼一樣,有著隱藏的根源必需被挖掘出來。經驗豐富的EFT從業者,Bob Huffman寫下有關減輕案主對飛行的恐懼,挖掘出在這恐懼背後的具體事件,並成功地以EFT敲打來處理它。

 

-EFTUniverse


Bob Huffman, EFT INT-1 

王韶蓉譯   柯青芬 校

 

最近我和一名案主一起運作,他提出對於飛行的恐懼已存在多年。我問「Brad」如果只想像人在飛機上,他是否會有情緒強度出現,他的SUD情緒強度水平超過3就不再往上,然而若真的人在飛機上時,他說強度可能到8或者更多。

我接著問Brad飛行與在飛機上為甚麼會那麼的不舒服,他回答說它會讓活動受限,且無路可逃「我被困在飛機上,且除非是著陸,否則我無法離開」

經驗老到的EFT使用者應該都會猜到接下來我會問的問題。

我問Brad被限制、被困住且沒有出路的那些感受,會讓他聯想起過去的哪些經驗,經過一小段時間的思索,Brad告訴我一個非常不舒服的經驗,那是多年前在他讀大學時發生的。有一天晚上他和一些友人到友人們知道的山洞裡探險,山洞裡有些地方很狹窄,他們必須用爬的才能通過。其中有個地方Brad有短時間的被卡住,那時刻他還以為會永遠被卡在那兒了。

在他簡短的描述這個經驗時,顯然地有很強的情緒張力在,所以我停止他,告訴他沒必要再告訴我細節,他很訝異這個經驗會浮現出來,但同意它很可能和自己在飛機上會害怕有關。

之前我就向Brad介紹過EFT的理論和穴位點,所以他已準備好可以開始。

Brad清楚自己想要從這個舊經驗的情緒強度中解脫出來,我跟他說我們會盡可能溫和的進行。

選擇使用EFT的無淚創傷技巧,我要Brad給這個事件一個名稱,他選了「山洞經驗」。我問他如果他想到這個事件的任何細節時,是否他的強度會是「10」,他同意是這樣沒錯。

然後我們使用以下或類似的預備句進行了四回合EFT的敲打:

「即使我有這個山洞經驗,我仍然深深地、全然地接受我自己,也接受對這一切所產生的情緒,現在我準備好要釋放這個情緒強度」

當敲打穴位點時,提示句是「這個山洞經驗」

在每一回合的敲打後,Brad會去回想這個經驗,同時評估一下殘存的情緒強度,在第四回合的敲打後強度穩定地從10降到2,這時我對Brad說我要他把整個故事細節說出來,我們將對之開始運作。從沒有情緒強度的地方開始,然後只要他有任何情緒出現,我們就會停下來敲打。(說故事EFT電影技巧)

如同往常的情況,口頭敘述會帶來幾個必須加以處理的面向。

Brad而言,首先要面對的是處身於一個相當大的洞穴,單只是想到四周環繞的岩石,感受到被封住且看不到山洞的出入口,他的強度就馬上跳到4

我們敲打:

「即使我環視四周只能看到岩石,我仍然深深地、全然地接受我自己」

「即使我感到被封住且再看不到山洞的出入口,我仍然深深地、全然地接受我對這件事所產生的所有情緒」

提示句包括:

「到處都是岩石」

「我所見之處盡是岩石」

「我覺得這麼的被封住」

「這個不舒服的被封閉感」

「我看不見出入口」

「出路到底在哪裡?」

三回合的捷徑敲打讓強度降到0Brad繼續描述他必須彎著腰才能進入讓他覺得被困住了的狹小空間,他的強度又回到3

我們又做了三回合的敲打:

「即使在這些狹小的空間裡我有被困住的感覺,即使我無法站直身子必須彎著腰,我仍然深深地、全然地接受自己、接受自己對這整件事所產生的感覺,我已準備好要釋放所有這些已經不再適合我的舊經驗」

經過第三回合的敲打這方面的情緒強度降到0Brad接著敘述爬過更狹小的通道,他的強度迅速攀升到7。他往前跳到被困住的地方,因為情緒上他已準備好,所以藉由我們的敲打他能直接跳到那裡是合理的。我們再度從一般的水平處開始,好讓Brad的情緒強度可以降下來,沒有不必要的不舒服感。我同時也選用短句把Brad帶回現在的情境,還有讓他知道現在已經安全通過了的事實。

我們進行敲打:

「即使我現在真的感到很緊繃,但我還是深深地、全然地接授受我所有的情緒,它們會這樣是很可以了解的」

「雖然那時候我嚇壞了,即使現在想起來還是讓我很不舒服,但我仍深深地、全然地接受所有這些感覺,謝謝老天,我能把這一切完成,且現在的我是安全的。」

提示句是:

「所有這些情緒強度」

「這真的是一個很令人恐懼的經驗」

「我那時真的是嚇壞了」

「我現在還是會很緊張、緊繃」

「謝天謝地!我通過了」

「我安全過關了」

「我對這個一直緊抓不放的舊情緒已準備好要放手」

「我選擇要放掉這個老舊的恐懼」

兩回合的捷徑敲打把Brad的情緒強度降到4,然後我問他是甚麼念頭或形像讓他的情緒強度停在這個水平,這些包括被困住的感覺,既無法向前移動也退後不得,感覺無法逃脫,還有就是「我就要死在這兒了」的念頭。

我們在這幾個方面進行敲打:

「即使我仍有一些不舒服的想法,但我深深地、全然地接受我自己和我的想法,這就是我的現況,而我也即將要放掉它們」

「即使我進退不得,即使我覺得被困住無法脫身,並且我怕自己可能會死在那兒,我仍然深深地、全然地接受自己與所有的情緒。」

提示句:

「我是進退不得」

「我覺得被困住了」

「我覺得自己無法逃脫」

「我怕自己就要死了」       

「它真的很不舒服」

「我嚇死了」

「感謝老天我居然可以通過」

「謝謝老天我現在很安全,這一切都是過去的事了」

在這回合的捷徑敲打後Brad的強度降到2,我們繼續以類似下列的短句進行敲打(感謝EFT 選擇方法)。我們跳過預備句的步驟,因為我想Brad的心理已不再會逆轉了。

我們敲打:

「讓所有殘存的情緒強度都離開吧」

「這個殘存的被困住感」

「進退不得讓我無法脫身的殘存感覺」

「我會死在那裡的殘存恐懼」

「如果我終於能把這些老情緒全放掉,會是如何呢?」

「我現在安全了」

「那是發生在好久以前的事了」

「感謝老天這一切都已成過去」

「如果我終於能把所有的老舊恐懼都放掉,那情況會是如何呢?」

「它再也沒有任何的實用性了」

「如果我能讓體內每一個細胞都知道它終於安全、可以放鬆了」

「再也不需要害怕了」

「我再也不會被困在那個山洞裡了」

「那都是很早之前發生的事了,現在的我很安全」

「我選擇放掉所有和那個山洞有關的殘存情緒」

「我選擇讓我的身體和心靈都放鬆,且我知道自己是十分安全的。」

在這個最後延長敲打的回合後,Brad看起來是放鬆的,並且他說再也沒有殘餘的情緒強度了。為了驗證,我要他閉上雙眼,在心裡把整個山洞事件再走過一遍,他真的不再有任何情緒強度,即使要他放大其中的聲音、味道和場景。

Brad最初來找我時是為了要放掉對飛行的恐懼,在會談的尾聲時我的確要他再度想像身在飛機上時被困住,必需在飛機上待著不能脫身的感覺,他照做了,但這些想法已不再會產生任何的情緒強度。

Brad可能已經或尚未完全放掉和山洞創傷經驗有關的所有飛行恐懼,最終的測試必須等到他下一次的飛行才能得知。

做為家庭作業,我要他找時間在心裡頭仔細地完成一趟飛行的想像,包括行前準備、開車到機場、候機等等,此外也要去設想來趟真實的飛行。如果他在整個過程中的任何一部份發現自己有不舒服的感覺,現在的他知道如何對這些感覺進行敲打,讓情緒強度降到0,或者如果有需要的話,他也可以聯絡我。

 到目前為止我尚未聽到Brad有任何情況,而我也認為這是個很好的機會,讓他為自己處理任何可能的殘餘(情緒) 

 


原文出處: EFT Addresses The Fear Behind the Fear of Flying

http://www.eftuniverse.com/phobias-and-fears/the-fear-behind-the-fear-of-flying

 

{jcomments on}

 

EFT見証: 一年後耗弱人的恐懼仍無踪影

 

注意:本文假設你已具備運用EFT的知識,新手仍可以從文章中有所學習,但建議索取EFT免費學習手冊 (Free EFT Get Started Package) ,或我們的 EFT書籍 (EFT Books)和參加EFT訓練 (EFT Trainings)以便對使用EFT有更全面的了解。此外,請閱讀我們的EFT資訊 (EFT Info)和免責聲明文件 (Disclaimer Document),有關醫療的狀況也請諮詢醫師。

 

親愛的EFT社群:

 

已通過認証的從業者Marilyn McWilliams接到來自一年前和她運作EFTMargie Snyder的一封信。(Margie同意我們公開她的信件。) 這是EFT能讓生活變得更好的感人見証。

 

-Stephanie M.

 


Margie Snyder 
王韶蓉譯   柯青芬 校
 

當我還年輕時,70-80公里時速的快速道路就像一陣風的輕快,然而在我與第一任丈夫的受虐婚姻期間和之後,這一切都改變了,我恐懼於快速道路和被卡在卡車車陣中。

這很糟糕,我會覺得頭暈、心臟跳個不停、手心冒冷汗。

當我在開車或在快速道路上時嚴重的恐慌發作,我完全無法正常運作,甚至好幾次會尖叫到必須下交流道,即使只是作為乘客情況也沒改變,我仍然恐慌,覺得疲憊不堪。

看過十三名醫生和試過一堆藥物仍然無法讓我消除對快速道路的恐懼。謝天謝地!二十八年後事情有了改觀,當我遇見即將成為我新丈夫的李,他告訴我「敲打」幫助他解除疼痛,還有他在俄勒岡的友人Marilyn可以教導我如何來克服對快速道路的恐懼。

我們將在俄勒岡結婚,終於我見到了Marilyn. 

我的前夫是個會開車緊追前車屁股的人,有幾次在快速道路上故意追撞前車,如果我的手放在儀表板上的話。這是他的病態遊戲,但他對其他的駕駛人總是很好,有時候當他提供對方我們的保險資料時還會面帶微笑。

但一旦回到車內,他好幾回都猛揍我,並且總是說「看妳讓我幹了甚麼好事!」,我只能卷縮起來哭泣。快速道路在我是和恐懼與痛苦連結的,現在我雖然已百分之九十五治癒這個恐懼,但當有人超我車時我仍然會害怕,但我已不需要下快速道路或者要路邊停車了。

第一次的敲打會談後,我的新丈夫李注意到我跑下樓且叫著,「Margie,妳知道自己剛剛做了什麼嗎?」我一片空白的看著他,說道「你說甚麼?」李說「你飛奔下樓,完全沒有抓住扶手」。

我完全驚呆住了

我習慣要扶著扶手或傳送帶,當我步上樓梯、電扶梯,或是步上陡峭的河堤時,我會為了寶貴的生命緊緊握住它們。並且我有嚴重的懼高症,完全無法站在小凳上或往上看高的建築物,而現在我居然飛奔下樓!我的丈夫和孩子們都很訝異,現在的我完全治癒了,或者我想我是。

我們回頭找Marilyn。及時的做了回溯。我跟Marilyn說我的姐姐在我大約五、六歲時,把我從二樓的窗口往後推了出去,Marilyn於是和我一起到一棟有著長長樓梯可以通到步行天橋的公共建築物,在那裡我可以往下看到車流,也可以向上瞧高高的建築物。

爬著樓梯時我還很Ok,一直到快接近頂端時,我眼睛往上看到平台。

Marilyn注意到我在害怕,我的眼睛往上看的樣子就像當年我是個孩子時往下、往後墜落的視覺經驗一樣,我從沒想到在我的系統之內還殘存著那個事件,但事實上我還是。我的恐懼是人往後墜落時往上看的那份感覺。

那樣的感覺嚇死我了,我們就進行敲打,慢慢地當我往上看平台和往下看車流時,我可以較不恐懼了,甚至可以把高高的建物從底下往上直看到頂端。

記憶經由敲打後逐漸淡出是相當神奇的,他們不再是那麼清晰,有點像用「潮水」把東西給洗滌一樣,我覺得被解救與釋放。

現在,一年過去了,我一次也沒發作過恐慌。

我開車,並且我不需任何幫助就可以飛奔下樓,Marilyn將我們的EFT會談當成結婚禮物送我們 。而EFT真的是個恆久的禮物。能從令人耗弱的恐懼之中解放出來真是美妙,現在的我真是快樂,我的生命有了百分之百的改變。謝謝妳!Marilyn,全心全意的感謝著妳。

 

Marilyn McWilliamsEFT從業者,專精於創傷,退伍老兵壓力計畫的研究教練,國立整合醫療保健諮詢委員會的一員,連絡電話: 503-281-0195或者電郵

 This email address is being protected from spambots. You nee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it." target="_blank">This email address is being protected from spambots. You nee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it.

 


原文出處: EFT Testimonial 1 Year Later: Debilitating Fears Still Gone

http://www.eftuniverse.com/phobias-and-fears/eft-testimonial-1-year-later-debilitating-fears-still-gone

{jcomments on}

 

EFT 消除對蛇類的巨大恐懼

親愛的EFT社群:

學習如何克服對蛇類的恐懼症,在這個EFT已認証的從業者與EFT訓練師Annie O’Grady所提供的敲打故事中,她描述了一則對蛇類有著嚴重恐懼而以EFT成功敲打的案例。

- EFTUniverse


Annie O’Grady, EFT INT-1

王韶蓉 譯

Claire是名圖書館員,很怕蛇,怕到無法說出「蛇」這個字,如果是在印刷品裡看到,她會說「那個東西--」。

也不知是甚麼原因,她在十來歲的時候就很怕蛇。她不記得曾經與蛇相遇過,到她二十來歲時,如果她說出「蛇」這個字,或者看到蛇的圖片,她會嚇出一身汗,覺得噁心,馬上一陣頭痛,會感到心臟在胸膛裡蹦蹦地跳,所以她會避開這個字眼。

在她和我一起完成EFT 一級和二級訓練後,有一天開車送一位友人回家時,她吃驚地意識到剛剛輾過一條壓扁的蛇。她只能在路邊停車,整個人趴在駕駛盤上發抖地啜泣著。她歷經兩次恐慌的發作,她的乘客,也是敲打的同伴,幫她進行敲打。

「怎麼啦?」她的友人困惑地發問。

終於Claire倒抽了一口氣的說「剛剛我輾過那個東西」

Claire決定和我進行敲打會談以面對這個恐懼,她很高興能分享自己的故事。

Claire透露,「在那個開車的事件後一星期我和Annie碰了面,我對蛇類的焦慮與害怕經過敲打後,我童年的一個早期記憶自動地浮現上來」。

我們曾經在這點上探討過,我某次問過Claire類似的生理和行緒反應,她突然記起一樁事,那時她還很小,還在讀幼稚園時,事情涉及另一名小孩和她自己的罪惡感。我們運用原型再印記過程(Matrix Reimprinting process),以便Claire可以對心中那個年幼的自己進行敲打。

「這個小時快結束時」,Claire繼續說,「我可以毫不遲疑地說出『蛇』這個字而沒有任何負面的副作用,不論是心理的還是生理的。我想像著一條蛇滑行過地面,令我驚訝的是,我居然一點感覺都沒有!」

「那天稍後的時間我在看『敲打解決問題』,Nick Ortner EFT記錄片,沒人警告過我那片DVD中會有蛇出現,當蛇一現身,我的直覺是馬上跳開視線,如同我過去所做的一樣,我的雙腳抬離地面,感覺自己快要吐了」。

「但我開始敲打,一直到我有足夠的勇氣可以偷偷的看一眼螢幕而沒有任何不舒服。第二天我可以看整條蛇而不會有退縮感,我甚至發現自己覺得蛇可愛呢!」

「謝謝妳,Annie!謝謝敲打!我在短短一個小時內整個翻轉了對蛇的巨大恐懼,誰知道居然會是這麼容易!」

奧秘還是在:「這個恐懼是從哪來的?它怎麼消失的?幼稚園的記憶裡並沒有蛇或任何像蛇的東西,唯一相似的只有Claire的情緒狀態。」

 我們需要去關心原因嗎?Claire看到蛇時的痛苦已經結束,可能是永遠不再,如果往後這個恐懼再度浮現可能是在她已準備好要處理其他的隱藏記憶時現在的 Claire是名敲打師,她會知道如何再度讓自己得到自由的。

 

 原文出處: EFT Banishes a Massive Phobia of Snakes

http://www.eftuniverse.com/phobias-and-fears/eft-banishes-a-massive-phobia-of-snakes

subpage list

Using EFT for

SEARCH 5,000+ ARTICLES

Find Us On....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YouTube EFT

In The News

b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