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EFT緩解關節疼痛

 

親愛的EFT社群:

EFT從業者Robin Friedman 在此文中強調一個很典型的EFT案例,那就是身體內的疼痛部位通常隱含著通往痛苦之源的線索。在此案例中,Robin的案主Mary發現她肩膀上的疼痛原來是她渴望分擔好友的痛苦所引發。

-Stephanie M


Robin Friedman, Certified EFT Practitioner 著
王韶蓉 譯

當我在一個班上教導與示範EFT時,參與者Mary報告她已經連續三晚因為肩膀上尖銳的刺痛而醒來。她完全不知道為什麼肩上會疼痛,或者到底是怎麼引起的。白天的時間完全沒感覺,片刻也不曾覺得,但一到夜晚就疼痛無比,主觀評估分數大約在八分。因為一再的痛醒,使她無法得到必要的睡眠。

我問她痛點在哪,並請她盡可能的具體說明。

「在我的左肩胛骨,骨頭下面的肌肉裡。」

這個情形有多久了?「三個晚上」

三天前有什麼特別事件發生嗎?「我記不起來了」

你對於這個疼痛有甚麼感覺?「不快樂、沮喪、很困擾,它會把我痛醒」

這個痛是怎樣一個情形,刺痛、悶痛、或者是抽痛?「它是某個區塊明顯的刺痛,就像要蹦出來的鼓脹著。」

如果它有形狀的話,會是如何的樣子呢?「就像一個硬凹的樣子」

如果它有顏色,哪種顏色最可能呢?「它會是一種砲彈的材質,暗沉的重金屬色澤」

有多大呢?「大約一吋半」

如果是疼痛裡帶有情緒的話,那會是甚麼呢?「煩悶,有種糢糊的東西在底下」她自己也覺得奇怪,但她就是這麼想著,所以我們就採用它。

如果疼痛裡有消息,那會是甚麼呢?「別再擔心了!」Mary自己很訝異這話居然會從自己嘴裡脫口而出。

你如何感受自己有這份疼痛?「惱火!我不再允許這樣的疼痛情況發生。」

我們開始進行敲打,並且對預備句做了些變化:

即使我左肩胛骨有尖銳的疼痛,並且它讓我一再地中斷睡眠醒過來,我仍深深地、完全地愛與接受自己。

我們在所有她向我口述與形容的痛點上進行敲打,當她談到疼痛的大小與形狀時,突然大叫出聲:「我的天哪!我正在描述我朋友的腫瘤啊!那是她才從卵巢中取出的。」這時她明白了,也就是三天前她才拜訪過那位朋友。

我們繼續進行敲打,而某些重構(reframing)的句子似乎也就自然的出現了:

由於我深愛著她,所以我想分擔她的痛苦。

由於我如此地愛著她,所以我想要幫得上忙。

由於我是這麼一位治療師,所以我很可能把她的痛苦帶進自己的體內。

但如果我更健康、更完整、也更放鬆的話,可能對她而言會更有所助益。

我選擇以更健康、更快樂、也更放鬆的狀態來幫助她。

感謝我身體攜帶的訊息,要我別太擔心。

我知道我的擔心是在祈禱不希望發生的事別發生,但我選擇代之以祈禱想發生的事讓它發生。

我真的想看見她健康、快樂、和生氣蓬勃。

我感謝我的身體所發出不需要去肩負他人痛苦的訊息

我感謝它一再地把我從睡眠中叫醒,直到我接收到訊息為止。

然後我問她想用甚麼東西取代肩膀上的疼痛,她說想代之以平安、知足與希望。我們於是在平安、知足與希望,還有讓她的雙肩滿載健康、與友人得以健康上敲打了幾回合。

她在第二天早上發了封電郵給我,說道「再次感謝你,Robin!我肩膀上的疼痛已經是過去式了,我還故意醒來幾次,想看看肩上的疼痛是否還有。第一次,沒事;第二次,我覺得有刺痛感,但我跟它說走開;第三次,哈!沒事!」

這是很重要的一點,因為身體似乎不只是會有疼痛感,也會有疼痛的習慣。所以藉由她的開口要疼痛走開,就是在承認疼痛所攜帶的消息已被接收到,而她再也不需要它了。經過那晚,她再也不會在夜裡醒了過來,而疼痛也至今不再發生。


原文出處: Using Eft to Relieve Joint P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