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坊中EFT減低肌無力症疼痛與腫脹感

 

親愛的EFT社群:
Dawson Church分享了他在EFT工作坊中的一個案例:有位參與者聲稱她深受膝蓋半月瓣和不斷進展中的肌無力症 (Fibromyalgia) 所帶來的痛苦,Dawson於是問她在這個意外發生後丟掉工作的感受, Dawson運用敲打陪她走過這份苦痛。結果是這位參與者可以運用敲打來完全消除發炎中的膝蓋疼痛,甚至肉眼都可見的腫脹消退了。「這是『安慰劑效應(placebo effect)』的反面,稱作『反安慰劑效應 (nocebo effect)』」 。

-Kaiya Kramer


Dawson Church 著
王韶蓉 譯 柯青芬 校

Betty是EFT工作坊的一名參與者,她是位稱職的職業婦女,但正和某些健康問題奮鬥著。她正準備對其中一個膝蓋做關節內視鏡手術,雖然兩個膝蓋都讓她飽受困擾。她兩邊的膝蓋新月形軟骨都撕裂了,那是幾年前有回要跨坐丈夫的摩托車後座時發生的。痛苦級數在8到10之間。

她同時也患有肌無力症,她的背和臀部不時的疼痛著,現在還向下延伸到腿和腳。她談到如何利用「壓力中的能量」與EFT的預備句,「我深深地、完全地接受我自己」可以給我立即性的解脫。她的肌無力症也引發肋骨籠肌肉的問題,她說「像困在鐵肺中生活」,而她的腿則明顯地發炎與腫脹。

我要她回憶早年生活中發生的事件,她於是提到25年前的一樁摩托車意外。我還試圖勾出其他童年的事件,但她很清楚這個事件本身就是她主要的壓力來源。當她述說細節時,我就明白原因了。

當時那份工作的上司不斷的挑剔她,「我討厭去上班」,她說,「但丈夫和我都明白必須有這份薪水才能維持生計」,丈夫說「你必須堅持下去」,「但我寧可做其他任何事也不願回去上班,任何事都好,只要能擺脫掉那份工作。」

我靜靜的思索著她想要退出工作的心情,即使在有了這樣一個車禍。我決定運用短句「你必須繼續測試工作的結果」,這個經驗她的強度大約9得分。我繼續說話並且敲打,同時也試著延伸這個故事的各種可能性。「在意外發生後我退出職場14年」她說「不論是丈夫還是我自己,如果知道結果會是這樣的話,我們一定做不同的選擇,但我們兩個人就是目盲啊!」。在短句「你必須持續下去」強度從9掉到3。我們在其他的情緒觸發短句上也試著進行敲打。

在這個示範性會談終了時我和她檢查她發炎的膝蓋疼動,她向下看著膝蓋,並且滿是驚訝的說道「不痛了耶!看起來還很明顯的消腫了。」大家都看著她的腿,它確實看起來好像在短短的幾分鐘內腫脹已經消退。我想我可能比她更吃驚。她的大腿因肌無力症所引起的緊繃感也降到0,雖然仍有些緊縮感,但已經不再疼痛了。

我建議她在這個車禍的碰撞上多做點功課,不過我很感謝有這個全班同學在場目睹EFT可以做到的案例。當我要進行這類示範時,我的左腦常不認為EFT可以掃除這些問題,腦子中的聲音說著這一切全只是機械性的(理由),例如車禍中的生理性受傷 。那可真是安慰劑的相反,可以稱做是「反安慰劑效應」,不相信EFT的療效。EFT則持續讓那些定期使用它的人們帶來緩衝、訝異與驚喜。


原文出處:EFT Reduces Pain and Swelling from Fibromyalgia in Worksh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