症狀為盟友: 充分運用案主的症狀 

 

親愛的讀者:

EFTU從業人員Marilyn McWilliams寫下一個很棒的EFT技巧,這是當她在對一名案主因負面情緒而有的「噁心、沸騰的胃」進行敲打時所發現的。她寫道「利用這個方式,每一個負面情緒都只需幾分鐘的處理時間,它感覺起來就像是在15-20分鐘內把幾個小時的工作給完成一樣」 。

-Will M.


Marilyn McWilliams 著
王韶蓉 譯   柯青芬 校

EFT執業多年後我仍然對一些產生火花、新的轉折、或微妙處感到欣喜,它們本身就是過程的禮物。這個案例,即使已被敲打到分數降為0,但它的症狀倒是貢獻良多。
案主有「噁心、沸騰的胃」,它和私人關係的負面情緒有關。在負面情緒和身體感覺都降到0之後,我要案主試著把那份感覺再喚回來,案主說她做不到。

我沒有馬上進行接下來的議題,倒是很訝異地聽到自己說道「有任何其他方法可以讓妳再把噁心感喚回來嗎?」,案主立刻跳到一個不同的情緒負載場景,這讓胃的沸騰指數升到一個高值,只經過一回合的敲打,新的負面情緒和胃的沸騰感再度掉到0。

我們很快的就掉入一種節奏,重複這個模式許多次,快速連續地從案主每一項情緒滿載的場景中引出不同的情緒。每當她無法把經過敲打已降到0分的噁心沸騰感喚回時、每當我問她「妳想能有任何其他方法用來喚回它嗎?」時,她都能夠很快速地接通她「最愛抱怨」中的一種,並且使感覺強度來到9或10分。每一回不論是負面情緒還是感覺都只經過一回合的敲打就可以降到0分。

她說「哇!」好快喔! 用這個模式每一個負向情緒都只需幾分鐘的處理時間,它感覺起來就如同我們是在15到20分鐘完成幾個小時的工作量似的。

雖然這個方法對有著陳腐長篇怨言的客戶可能最有效,我很好奇經過敲打已降到0分也「消失」了的症狀如何可能願意協助事件中的其它負面情緒?可以問問。

 


原文出處Symptoms as allies: Getting the most out of your client's symptoms